阿凌‖又懒又渣‖HQ阿吽中心,相当杂食‖随笔夹杂
@YACHI 专堆谷地仁花相关
@白日梦精神病院 刀男乙女向
微博@阿凌今天也要早睡

© 霄碎
Powered by LOFTER

《如果兼桑的头发……》| 兼婶

和泉守兼定x女审神者(凛子)


*傻白没多甜/ooc

*欢迎捉虫


和泉守兼定头一次在战场上大意了。他并非是没有察觉到背后的敌人与挥来的刀剑,也并非没能挡住这一击,只不过这次有些漫长的出征让他的血几乎都沸腾在了战斗中,以至于一定程度上忽视了某些别的事情。

是的,这次“大意”,造成了很“严重”的结果——

和泉守兼定的头发有一处被削短了。波及范围还稍微有点宽。


其实和泉守兼定本来只有一点点在意,但是在每个注意到他头发的人或好心或故意的轮番慰问下,他变得越来越在意。

回到本丸最后一个走过来的是加州清光,他同情地瞅了瞅那撮短得突兀的、显得可怜巴巴的头发,对着和泉守兼定...

《上至星空》| 胜茶

cp:爆豪胜己x丽日御茶子

*瞎扯/ooc可能/bug可能


-


尘烟中敌人歪斜着倒在地上,他身体抽动着似乎还想挣扎,随即一只手自上方带着不容反抗的力道粗暴且凶猛地按下,死死捏住他的下颌。他惊恐地睁大了眼,还没来得及发出哪怕是一声痛叫,那只恐怖的掌心中的巨大爆炸就吞没了他。

爆豪胜己甩了下手站起来,冲着远处那个趴在地上的人影走过去。

丽日御茶子此时意识已经快断片了,仅剩的意念支撑着她没直接昏过去,眼前一阵阵发黑,睁开眼睛这个简单的动作几乎要费尽她所有的力气。她模模糊糊看到有人靠近,咬着牙把自己又撑起一些,毕竟她已经看不清到底是谁:敌人、还是来救援的英雄?

“喂。”

丽日...

【二刷征集】仁花本《韶光生花》

YACHI:

仁花中心本《韶光生花》二刷征集!还有想入手本子的小可爱看过来啦><全款预定,20成团下印,不成团退款,tb地址→点我
由于二刷更新纸张,所以价格上调至30r,请见谅啦w

一二宣在主页的前几条可参考www占tag致歉,感谢大家支持~ 

《最后我们还是没能迎接那天的到来》‖全员

*私设有/bug欢迎提出

*全员向无cp,基本是一年组25岁时的事


日向夏咬着吸管,杯子里的果汁早已被她喝干,连冰块化掉的水也只剩下在杯底的浅浅一圈。她没察觉杯子已经空了的事情,只顾睁大眼睛盯着电视的屏幕,嘈杂的呐喊与时不时激动起来的点评声混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奇妙的空间,这空间里除了她,还坐着她的母亲。

她们两个人的眼睛随着那一抹橙色的不断跳跃奔跑而转动,当日向翔阳猛地跃起在最高点大力扣下手中的排球时,日向夏低低抽了口气,眼珠一动不动,直到排球的弧线毫无阻碍地滑过对方的守备落在白线内的地板上,复而弹起,她才将那口气长长地呼了出来。

然后日向夏无意识地把手中的杯子没轻没重地往桌子上“咣...

北一相关(2)


继续瞎写。3k中心。ooc不负责(
——

金田一进入北川第一排球部的原因,其实也简单得要命——他的个子在初中生里算很高的,并且看起来很有再往上蹿一蹿的劲头。招揽部员的时候,排球部的前辈跟篮球的前辈狠狠抢了他一番,最后以岩泉扳手腕取得胜利,而金田一也就一脑门问号地进了部。
金田一先前接触排球不算多,小学也就是被拉着简单练练的程度。他进了部,发现与他一样约等于一张白纸的绝不算少,但技术好得像个怪物似的家伙也不是没有——巧的是,这个“怪物”在第一天的训练里,就分配来跟他一组。
“你好!”金田一很谨慎地伸出了手,而对方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没有伸手握住,而是用了几分力“啪”地如击掌一般拍了上来。
然后这家伙...

北一相关

瞎写。3k中心。

——

北川第一不知何时起被称作豪强。其实这一带的豪强学校有很多,北川第一有时能在县预选中拔得头筹,有时就要被挡在通向全国的大门外头。
影山飞雄选择进入北川第一的理由,就像后来他选择乌野高中一样简单:因为在他考上的学校里,只有北川第一的排球部是最好的。
影山在路上一边吃着包子一边用这个答案回答金田一的时候,金田一勇太郎震惊地睁圆了眼睛。
“你成绩原来不好吗?!”
“从来就没好过。”
“明明长着一张看起来很聪明的脸……”
金田一为自己的以貌取人深刻反省起来。
“哎,哎,你是哪班来着?”金田一又用手戳了戳影山,“D组?”
“C组,”影山咽下最后一口包子,不解地看向金田一,“这么多人,你干嘛只缠...

《谓之情》① 茨木童子x烟烟罗

*自由放飞摸摸鱼,ooc,没文笔,不严谨地跟跟剧情
*bg,茨烟,正篇没别的cp
*吃我邪教!

-

“喂,喂。”
茨木童子脚步顿了顿,却还是没停。他有急事,因而现在自然是走得越来越好。
“喂,那个大个子,头上有角的那个,就是叫你啦。”
茨木左右瞅了瞅,除了他这块地方再也没一个是长角的了,于是极不耐烦地转身过去,冲着声源处皱着眉开口道:“叫我?”
出声的女子托着腮坐在身边不知什么做成的一团烟雾上:“叫你。”
“什么事?”
茨木想着,要是这女人其实没什么事,他就赶紧一爪子拍死她,省得麻烦,也能快点走。
“你一脸想弄死我的表情,真是好心没好报,”女子撇了撇嘴,一手端着她长长的烟斗,一手把玩着一个不大的酒壶,“你掉

每次走的时候家里人只送到家门口的公交站。今天上车时,箱子太沉,前面还没有座位,等我拎着箱子踉踉跄跄坐到座位上,车已经离开站了。后排坐满人,回头也看不到送我的妈妈。
她个子比我小,上车之前还跟我絮叨着琐碎的各种事,我嗯嗯地应着她其实没太当回事。只是上车之后没能再跟她最后挥挥手当告别。这是再见的一个重要环节,从没像今天一样猝不及防地被省略。
我看着公交停了三四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为此这么难过,甚至有些想哭。
忽然就想起小时候回外婆家,临走时在公交站哭着送我们的外婆了。可能无论多么稀松平常、距离不远、算不上长别的别离,都在庞大离愁的范围之中吧。

圣诞礼物 | 阿吽

*ooc
*圣诞快乐!



及川彻作为一个挺聪明的小孩儿小学的时候就不相信有圣诞老人了。这倒没有家庭教育的关系,只是他有一次跟妈妈在超市很巧地撞见岩泉妈妈,对方手里拿着一个哥斯拉玩偶。而圣诞节一过,他就看见这个玩偶拿在了岩泉一手里。

“阿一,这是你妈妈送给你的?”

岩泉满脸开心地回答:“才不是,是圣诞老人送的!我想要这个很久了!”

身边认识你的都知道你想要这个……及川回想一下自己收到的礼物没一次是自己许愿想要的,忽然明白所谓圣诞老人——也就是自家妈妈原来一直拿不准自己想要什么。

他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喜欢的东西大多都是一时兴起,因此他后来对排球的热爱连他自己有时也觉得吃惊。

不...

点文&年终

不知不觉两百多fo啦……非常感谢喜欢我拙劣文字的你们,真的真的超级感谢!
也来一个点文好啦,但是ATTENTION!!因为我个人的毛病,有时候对着指定的东西会很难有状态写出来……所以这个是可以接受“可能写不出来”前提进行的点文(你快滚吧)
cp除了拆阿吽外不限,友情向也可以,我之前有写过的cp应该也都可以www最好带梗来2333
数量就不限了……毕竟感觉不会有人理(

——

下面是点年终总结(?)废话。
今年就像去年说的重心又投在排球上啦……比起去年是有在努力产出了(大概)
在lof和微博都认识了很多小天使,其中最大的收获是天儿和枕头!能一起聊脑洞和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是太喜欢你们啦♡
今年我还没去对比...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