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阿凌的杂食摸鱼家。

✘非许可请勿一键转载✘

@YACHI 专堆谷地仁花相关
@白日梦精神病院 刀男乙女向
微博@阿凌今天也要早睡

© 霄碎
Powered by LOFTER

听闻12.1全网扫黄打非,还有众所周知的那件事……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最近确实风声紧,这两天我会处理一下主博和子博一部分文章……大家也都小心慎重一点吧。

《旁观》

*G文,收录于阿落的《灯火》

*阿吽无差

矢巾秀其实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及川彻了。说是这么说,其实也算不上,他隔三差五也能在排球的赛事转播与便利店书架摆着的月刊排球封面上,瞥见几眼及川彻那张好像无时无刻不在闪闪发光的帅脸。

矢巾有一阵子没有打过排球了,大学毕业以后他就全身心投入进了工作,正式成为了一名为生计奔波的社畜,大学时候买的一本不差的月刊排球如今落了灰堆在起居室的角落里,奔忙的矢巾自从进了公司之后就再也没能给它们增加些新成员。

他一度觉得他离排球很远了,就像他偶尔看到电视上在赛事后对及川选手的访谈;及川前辈说话还是那个熟悉的调调,但矢巾越来越觉得陌生——在他印象里,有些时候排球与及...

《白布贤二郎的引退》

*祝我可爱的天儿生日快乐! @天儿
*白布中心,白鸟泽友情向
*好久没摸过,ooc可能

引退前一天的晚上,白布贤二郎有点睡不着觉。
他一边惊奇自己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时候,一边拼命闭着眼睛数羊。后来数晕了,他又开始数排球,最后数得他精神亢奋,一跃而起拎起了不断震动的手机。
他想明白了,不是他睡不着,任谁听手机不断消息提示嗡嗡嗡都睡不着。他打开line的页面,看仇人似的看那几个夜猫子还在那里扯淡——鬼知道这帮毕了业的前辈们怎么还在群里待着!
他咬牙切齿地、手指能戳烂屏幕似的打了两个字:睡觉。在他发送出去的下一秒他就后悔了,半夜困傻了他干嘛不能直接关机呢?
于是白布贤二郎关机了。

关机没能拯救白布贤二郎。他...

置顶

是一个相当杂食的咸鱼博主,叫阿凌。
只要我想,我能从AB吃到XYZ,从11区作品吃到国内小说,大多数时候没忌口,所以请务必谨慎关注。

最近生活繁忙,相当现充,应该不会有什么更新。
刀剑乱舞专用子博 @白日梦精神病院
谷地仁花相关子博 @YACHI

任何文章非允许不可转载。
非常感谢一直以来的关注!

【HQ!!/阿吽】同人志《灯火》CP22场贩摊位信息

阿落的阿吽本,cp摊位信息出来啦!能参与进这个本子真的很开心www

_Feuerlicht_:

基本信息:


原著:ハイキュー‼


CP:及岩及无差


分级:全龄向


尺寸:A5


页数:100


售价:42


首发:CP22,摊位号乙m34-35


代理:有梗同人工作室


收录:
枷锁
こぼした涙
Luminous Night
逆流
年年岁岁
参商
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
《天梯》
《旁观》(Guest文)


特典:明信片x1



详情见本宣


预售地址https...

阿吽fhq交换梗

一个没有后续的片段

远处似乎有永远不会停歇似的蝉鸣声,顺着空气一点一点凑近了他的耳边。岩泉一模模糊糊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明明记得现在是一个难挨的冬天,临休息之前他抱着毯子坐到了篝火边,顺手还把因主人睡姿不佳而委屈窝成一团的毛毯往上拽了拽,好让它严严实实盖住日向翔阳。

他下意识想揉揉每次醒来都会凉透了的鼻尖,然而他一抬手,肩膀竟然酸疼得要命;并且在这一瞬间,他发现自己身上黏黏腻腻的出了很多汗。

“……岩,我说小岩——”

岩泉一猛地睁开眼,刺目的午时艳阳晃了一下他的眼睛,但在这模糊的光影里他依然看清了对方的轮廓,和怎么也不可能听错了的声音。

“及川……?”

他怎么会...

关于一键转载

主博这边好久没更新了……而且以前也没有人转载过我的东西,我也就一直忘了标明……这里说一下!

非常感谢大家能喜欢我写的东西,但是除了赠送性质的文之外,其余文章非许可禁止转载w比心!

三分钟通话

*阿吽无差 小段子

*瞎写 ooc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及川才觉得他真是过于想念对方的声音,即使传进耳朵的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还带着睡意的“喂”。岩泉一大概是被他的电话吵醒的,日本那头应该正是深夜,犯困才是理所应当;可是在这样重要的一晚对方居然睡过去这件事,还是令及川忍不住有些沮丧起来。

“小岩,吵醒你了?”

“……是啊,你很有自知之明嘛。”

及川彻立刻不怀好意地笑了:“哼哼,及川先生可是特意挑这个时间来打电话哦!就知道小岩会睡着——”

“揍你喔垃圾川!”岩泉一的声音依旧是有些没睡醒的沙哑,“你特地打电话过来,就是要让我记得等你回国后痛扁你一顿?”

“呜哇,小岩这个暴力狂!”...

《来日方长》

*yys鬼女红叶x白狼

*年初参的《乱花抄》,放出来丰富一下tag

*私设有


烈日当头。

最热的季节和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赶在一起,还正好是在山路上,寻常人大概只想找个林中水潭干脆把自己淹死,也好过被活生生晒成人干。

可对红叶来说,这只不过是比方才暖和些,阳光刺眼了些,稍微有些碍事而已。她刚从巨伞般的一片树荫中走出,远离那份珍贵的清凉,似乎也没什么不舍。

红叶正一步一步慢慢悠悠地往山上走,木屐踏在干燥的土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衣角随着她一步一动——是的,她依旧穿着那身在这种天气里堪称厚重的衣服,行走的姿态中透着奇妙的优雅气息。

而白狼在远处第一眼望见红叶的时候,红叶正拿着腰间的...

为啥没人写索达恩博士x美杜莎啊呜呜呜呜呜

1/6